廊檐品茶 空山煮酒

——行者无疆,森罗万象。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文字堆积处。同人和个人想法什么都写。谢谢拜访,要饮一杯否?

猫的前世今生【瑞凯】①

除妖师格瑞x猫妖凯莉,少女x猫
oc预警,古风架空预警,前世今生双开预警。

    【前世·缘起】

    如今再回首,相遇之初,是怎样的情形呢?

    那大概是……剑拔弓张,杀气腾腾吧?

    谁又会猜到未来究竟是怎样的呢。

    奋不顾身,倾尽所有,缘起缘灭——却最终还是,紧紧抓住了那个人的手。

    凯莉乃猫妖一只,平日里很是威风凛凛。暗器阴招无所不用,凭着狡诈无耻在短短百年内异军突起,占据一方土地,混得风生水起。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鬼门大开那天,她撞上一个法力高强,妖界能使小儿止啼的凶残道士。行走的寒冰地狱——格瑞。

    那天,百鬼夜行,万灵过道。就连月光也透露着妖异古怪,森然发冷。

    少女不愿意群魔乱舞在人间界一出廊桥上逗这进京赶考的书生玩,虽说折腾那书生狼狈不堪,但也好歹好说保住了那书生的姓名。

    风声凄凄,百鬼絮语阵阵,凯莉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抹极为清澈的白光——她的幻术妖法被一刀劈开,而后强大的威压迫使她动弹不得,只能半跪在湿冷的地上。

    大刀锋利,冷芒流转,紧紧贴着她的脖子,但也比不得来者冰冷的眸光。黑衣的清隽少年沐浴月色,白发明亮,姣好若女子的面上,一双紫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灼灼生光。

    ——那并不是最好的相遇。

    ——却铭刻在记忆中,不曾忘却。

    凯莉呼吸发紧,有些喘不上气。书生早已吓昏了过去,而她仰头看着他,片刻后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容:“你是…所见皆可斩的……除妖师?”

    “是。”少年的声音如他本人那样有着冷泉的清寒悦耳,幽紫的瞳孔带着冷冽的杀意。

    凯莉迅速做出判断——他很强,她打不过他。

    不过……逃的话,似乎还是可……

    “别耍花招。”少年面无表情道:“你逃不过的。”

    被看穿了心思,凯莉却娇笑一声,伸手按在那把巨大无比,只要一动就能让她人头落地的刀上。她侧着头,脸贴了上去,冰冷的金属刺激着皮肤,也让握刀之人神情有稍许怔松。

    “我不逃。可是呀…”她耳朵抖了抖,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这位英雄,今夜可是鬼门大开之日,我见英雄很是厉害,自然也该清楚规矩吧?”

    这一天,不可杀任何妖魔 否则群妖万魔的怒火即便是金罗大仙都承受不起。就是连冥界都要问罪的。

    “……”

    少年走了上前,刀不曾放下,却蹲在她跟前,细细端详她。

    “猫妖…区区几百年的小猫,却有如此道行。”他握住她的脖颈冰冷的手紧贴她的脉搏:“……嗜血?”

    凯莉哼笑一声。

    “是啊,本小姐要喝人血哟。怎么…要杀我吗?替天行道。”这么说着,猫妖舔了舔嘴唇,笑容却充满挑衅。

    小猫个鬼!你才小猫你全都小猫!你那点岁数连本小姐零头都算不上还小猫?

    ——少年看着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

    少年满脸漠然。

    “你没有被杀的价值,猫妖。”

    “那又为什么不放我走呢?既然我对英雄没有价值…”她循循善诱,很是恳切:“跟我这种乡野小妖浪费时间可不好啊。”

    他拇指摁压着她的颈动脉,紫色的瞳孔里有着淡淡的影,不咸不淡地威胁:“其实杀了也无所谓。”

    “…………”你是不是有病?

    “不过现在嘛…”少年单手做手诀,一道契约出现在两人相贴的位置,灵力涌现后又很快的消失不见。

    ——契约符咒。

    他松开手。

    “你活着,对我有用。”

    凯莉眼中沸腾的杀意一点一点平息下去。她堂堂一方霸王也有被人强行收服的一天?臭小子,你很厉害嘛。想啃我这块肉,也不怕硌着牙——

    少年忽然扭过头:“不要叫我英雄,我叫格瑞……猫妖。”

    凯莉磨牙冷笑道:“原话奉还——不要叫我猫妖,我叫凯莉。小道士。”小猫?呵。

    格瑞轻哼一声。

    他扛起自己的刀,转头就走。

    少女忍了又忍,最后狠狠对着那背影笔出手势——王八蛋!!!

    百鬼夜行,万灵过道,呜呼哀哉。
   
    猫妖小姐,怎么也没想到,这天有不测风云,她自此开启了相当【悲剧】的一生。
   
    这是鬼门开后的第二天,格瑞和凯莉在阴霾的天色里顺着陡峭的山路而行。很显而易见的,凯莉能混成一方霸王显然是有原因的她清楚自己的定位以后,也不再徒劳反抗什么,虽偶有毒舌几句,但做事上却干脆利落,倒是让格瑞有些惊奇。

    对此凯莉自然是翻个白眼,毫不客气:“你以前遇上的都是些什么小妖,呵呵。”怕不是一点都不会判断情势,不知道蛰伏,那种蠢到没眼看的妖怪吧?凯莉充满恶意地想。

    “你这样的。”

    “……死吧!”

    凯莉算是发现了,格瑞这厮看起来话少面冷,但跟他掐起来,他嘴也是很可恶——喵的!这什么除妖师啊混蛋!

    “不过,说真的,本小姐很好奇…你到底为什么放着那些过境的大妖不抓,非得抓我给你打下手…难道你是看中本小姐的美貌?”她故作夸张地捧脸。

    对此格瑞已经懒得打击她。

    “有分寸的妖,如今并不多见。”看着身侧纤细的人影,格瑞说。他知道她。

    在当今世道,妖与人共同行于世间,而妖因为强大和骨子里特有的嗜杀好斗使得人类长期处于弱势。但人类的野心也让他们不甘于此,除妖师因此而诞生。

    除妖师并不是单纯的除妖——或者应该这么说?除妖师诞生之初或许是为了保护人类,灭除恶妖,单纯的杀妖灭鬼,而发展上千年后,除妖师则不仅仅是除妖,还有驯服驱使妖怪等等,衍生出各种各样与妖打交道的类别。

    而所有生灵都知道,破坏力,战斗力强的妖怪大多凶残桀骜,难以驯服,会驱使妖怪的除妖师驯服一只凶残的妖往往要花费极大的力气——

    凯莉觉得,自己和格瑞目前而言,似乎……有点奇怪。

    独行侠一样的家伙……驱使,不需要,杀妖也没动手。昨夜那家伙本就没有杀她的意愿,否则她现在早就不能在这里活蹦乱跳与他斗嘴了。

    “所以我,选择了你。”

    ——同行吗?

    凯莉下意识眯起眼睛看他——少年眼神平和,不傲慢也不偏激。在略为昏暗的天色下偏安一隅,初逢时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说到底还是面瘫。

    她扯了扯嘴角,跳到他前头,背着双手,尾巴摇晃。

    “哦,是吗?那本小姐应该很庆幸吗,以此为荣呢,小道士?”

    “那是你的事。”格瑞视线转到凯莉的耳朵上,那双耳朵摇晃不停,非常可爱…………顿了顿他又说:“不要叫我小道士。”

    “呵呵。”

    无论怎样——强迫她凯莉小姐的家伙都是混蛋!……大写加粗的那种!

    忽然间,一阵地动山摇——

    凯莉猛地弓起身,无比警惕地看向上空。

    她听见小妖小怪的四散奔逃的声音,更感觉到,一股嚣张跋扈,毫不遮掩的强大妖气向这里而来。

    格瑞也早有感觉,停下脚步,烈斩已经握在手里。

    “格瑞!原来你在这里!!”

    狂风与火焰在半空中形成气浪,金发的妖在这之中带着他的仆从张狂地看着他们。

    妖笑着说:“如此稀奇,堂堂独行侠也会与妖结伴?还是这等不入流的小妖——”

    凯莉眉毛一挑,感受到强大的威胁,压迫感也不瑟瑟发抖,只是视线投向格瑞。

    “……嘉德罗斯。”少年语气不善:“你来做什么。”

    嘉德罗斯?先不吐槽这明明是一篇古风文为什么这么多西幻名字遍地走——嘉德罗斯这妖的着装,不是那个百年前隔壁大陆挑了天庭佛祖的猴子吗!你看看他扛的那个棒子!

    “不过这只小猫…似乎还有点本事……”妖金色的瞳孔落在她身上。凯莉忍了。

    小猫,又见小猫这个词!

    喵的本小姐已经几百岁了好吗!别以为她凯莉不知道,嘉德罗斯,这厮在人界妖界都非常出名【妖王】。因为据说是人界近九年才培育出来以妖对妖的强悍武器。

    呵,只有你们是最小的好吗!

“不过,还是太弱啊,渣滓。”一言不合这个九岁的孩子的人棍子就落了下来,无上法门的威力就算是随意挥就却也对她杀气十足,磅礴的力量呼啸而来——

凯莉周身灵力浑然一变,蓝眸中的瞳孔缩成一道细线,她并非吃素的。这样一击她接的住,也能保证自己,毫发无损。她有这样的自信。

控制不住的,凯莉獠牙露了出来,同时嘉德罗斯的攻击在她眼中分解成不同的灵力构成,似乎顷刻间就可以逐一破开!

来吧。

她差点克制不住嘴角的微笑。

然而下一刻凯莉没想到的是,烈斩挡在她身前,少年拧起眉头将那一击挡下,目光确认身后的猫妖没有受伤后,便用更加冰冷的语气看向在半空中的妖王。

    “身为除妖师的一方,又是妖王,却只会凭借着自身的力量肆意乱来…”少年除妖师神情凝重而充满不悦:“嘉德罗斯,别太过分——”

金色的妖只是对此发出不屑地哼笑。

凯莉亦是嘴角微弯,缓缓站起身。

嘉德罗斯的侍从攻了过来,而格瑞提刀又是格挡,凯莉则乘机一跃而起,身姿轻灵又敏捷。声音也是轻快不已,分外动听:“你们玩好~本小姐呢,就恕不奉陪~”

格白色的发丝扬起,格瑞立刻扭过头:“喂,你…”

他眼角的余光只看见女孩子衣裙翩然的一角和晃动的尾巴。

“格瑞大人,还请认真一点比较好。”碧发的侍从如此说道,手上的力度也愈发加大。

该死!格瑞心想到。

嘉德罗斯则饶有兴致地踏空而跟上凯莉。

   
    【今生·结缘】
   
   
    凯莉捡到格瑞的时候,是个阴天。

    当时她正值十七岁,高二,父母早早故去,同父异母的兄长与她争分相对多年,给予她基本的物质保障基本不会过问她的生活。本就对于心所欲的性子更是在独居生活下,无法无天,虽说……孤独了些。那天她逃课,走过一个居民小区的时候,在一处树下的纸箱子里发现了它。

    猫很小,被报纸裹了很多层,很安静,要不是她心情不好见到垃圾就踢,不然也发现不了它。

    银白色的猫蜷缩成一团,眼睛紧闭。

    “啊…猫。”凯莉咬着棒棒糖,下意识说了一句。

    还好…不是黑猫。不然说是会倒霉吧?凯莉漫不经心想着,顺带着环顾了一圈四周,看起来不会有哪个老师或是风纪委员大呼小叫冲出来抓她。于是她蹲了下去,伸出手戳了戳猫的耳朵。

    “死了吗?”凯莉拧起眉头:“是不是还要埋掉啊……毕竟暴尸荒野也不太好吧。”

    喂喂少女不要那么自说自话,而且这里是居民住宅区也不是荒野——

    “喵。”猫小声叫了一声,耳朵动了动,猫眼半瞌着,依稀看的到是紫色的眼睛。凯莉一瞬间被萌到,她伸出一只手,手指勾了勾猫下巴,原本安静的猫发出了可爱的呼噜声,似乎是想抬头看她。

    还有些警惕呢。

    不错不错。凯莉呵呵一笑,将它拎起来,犹豫再三……并没有将这小猫抱到怀里。今日她凯莉小姐大发慈悲,但也没有善良到这种地步。先带它去医院吧……

    清洁,育苗,喂食……她要看着别人怎么做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照猫画虎。

    是的,凯莉少女决定养这只小猫了。她随心所欲惯了,对于许多事情自然是想做就做,而大部分都是做了就要做好,若是吃到硬骨头那便放弃,也没什么好怕的。

    清洗干净,打了疫苗,喂食后再买了些猫粮之类的东西,一只干净精致的小猫送到她手上——的确漂亮的出奇,凯莉愣了愣。

    很好,丢弃你的主人有眼无珠,而本小姐慧眼识珠,那就跟定我吧,猫。凯莉笑着接过它,而猫在她手心里安静地爬着,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有些深邃。

    这个时候一只负责清理和喂食的宠物医生笑着问了句:“小姑娘有想好给这只猫取什么名字吗?真的,太漂亮了,是个男孩子哦。而且看起来就很喜欢你,不论是喂食还是注射疫苗还是清洁的时候,总要望着你呢。领回去肯定会很高兴的。”

    “——是嘛。”凯莉闻言勾了勾嘴角,揉揉它的小耳朵 “取名字的话,不如叫……”

    凯莉记得自己很喜欢吃的一款花香硬糖的是白色和紫色结合起来的颜色,就和这小猫一样,而那个糖的生产公司叫做——

    “格瑞,就叫格瑞好啦。”

    她抱他在怀里轻快地说道。

    猫颤了颤,小声的喵了一声。

    看样子是很喜欢。凯莉愉悦地哼着歌抱着格瑞朝着家走去。这次她能放心的抱他回去了。

    小猫温软,实实在在地躺在她怀里,令她莫名欢喜。

    回到家,习惯性换好鞋子将猫咪往地上一放 凯莉书包丢在沙发上直接坐在地上,打开电视——

    她家并不大,为了换取更多钱的用于满足花销和以备她那个兄长随时可能停止生活费的行为,她买了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将原本的大房租了出去。如今的房子很小,厨房也小,就在门口。厨房内侧就是洗手间,虽然有个浴缸在其中,但是还是十分狭窄。

    如今又多了一只猫……

    “嗯哼哼哼~”凯莉思索着,如果想要一只聪明的,听得懂她说话的猫,那就应该从现在开始——“格瑞,过来。”她朝着小猫张开了双手。

    猫站在原地,静静地看她。

    “……猫?”

    小猫莫约是犹豫了几十秒,才顺从地跑过来。

    凯莉将其一把抱起,格瑞却是在视线触及少女颈间的项链后浑然一惊,而后暴起,一爪子挠了上去。

    “嘶…!!”狠狠一爪子下去,自然是痛到极致,又是在极为柔软的脖子上,应激反应之下凯莉将猫丢了出去,捂着脖子。

    有血顺着手流了下来。

    她凯莉是倒了什么大霉?刚刚不还好好的吗!忽然间怎么回事?凯莉吸着凉气把颈子上的项链取了下来,那是小时候她那个貌美却又相当自我的老娘送她的礼物,一个方形碧色的小石板。

    刚刚那猫儿是看见这个忽然炸毛了吗?

    凯莉吸着凉气感觉血越流越多,想要做起来去找绷带药膏止血,却见被扔出去的格瑞走了过来。

    明明只是一只猫。

    然而却在步履神态中流露出十分忐忑,紧张的情绪,还有……愧疚?难过?你一只猫情绪这么丰富细腻的吗?

    凯莉忍着痛跟它说:“你要是…你要是知道错了,就给我把茶几底里的药膏和绷带给我拿来,好好给本小姐卖个萌,这事儿咱们就就揭过……不然我就扔了你。”

    猫定定地看她 随后轻声叫了一声,转身跑向茶几。

    “……”妈呀,这猫成精了吗!?

    接下来十多分钟,凯莉就坐在原地看着她的猫用头推着医药包过来,然后咬开拉链递出棉签——凯莉接过,给自己压住抓痕,擦拭一下伤口周围;递出酒精——凯莉接过,给自己擦了一层;递出药膏——凯莉接过,涂在伤口上;递出纱布——凯莉接过,给自己缠上。

    而后,她呆呆地看着格瑞不知道从哪里拖来了剪刀。

    “……厉害。”是成精了吗?是成精了吧!

    最后成功包扎完毕,她一脸无语地看着地上的血液,又看看猫,想了想给它在新买的食盒里倒上猫粮:“你就在这里吃,我先去清洁一下。”

    “喵。”

    凯莉感觉自己蜜汁看懂了它的眼神。
   
    ——你给我吃完饭了再去打扫,伤者。
   
    “……”凯莉惊悚不已,她已经开始无师自通get这只话少安静的喵哥的语言并能翻译了吗!!

    凯莉犹豫再三,决定……先吃饭吧。

    她最后一手抱起小猫,一手拿起食盒走到餐桌前。

    “就在这里吃吧,看你什么都听得懂的样子,开个特权。允许你上桌跟本小姐同吃。”

    “喵。”

    最后凯莉给自己煎了个蛋再下了一锅面就简简单单凑合吃了一顿,又给格瑞将猫粮冲成温糊糊。当碗筷就丢在池子里,凯莉打开冰箱拎着牛奶盒走过来的时候,看着吃的斯文秀气的小猫,忽然想到:“好像…小猫小狗的胃很柔软,不适合喝牛奶来着?”

    格瑞猛地抬头,目光如炬盯着她手里的牛奶。

    那个眼神!辣个眼神!再发光啊!

    “……我去热牛奶。”

    惊了,你们喵星人其实高智商妄图同志地球这个说法是真的吧!

    猫儿在光下有条不紊地吃着食物,很是乖巧,不过那一爪子下去,凯莉可不敢再觉得它柔弱了。那狠绝的一挠此时若是再换成撕咬她大概就要唱一首凉凉给自己了吧?

    但是…这是她凯莉小姐的猫,摸摸抱抱举高高有什么不对?

    她伸出手去,摸了摸格瑞的头。

    柔软的毛发和耳朵,尾巴则因为突如其来的抚摸紧张地竖起来摇晃。

    是很少与人亲近的缘故吗?

    凯莉的手顺着格瑞的脖颈抚摸到尾巴根,只觉得手感异常好,而猫……已经彻底僵住了。

    ?????这么怕被人摸的吗?????

    哼哼哼,挠上本小姐,就用你那舒服的手感来补偿本小姐吧!

    凯莉又欢快地撸了十几下,最后洗漱刷牙洗脸上床睡觉。

    在她没有关注后,格瑞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低低地喵了好几声,回头看了看凯莉已经忘记去收拾的地面。

    夜里,安静无声。

    凯莉感觉迷迷糊糊间,有人爬上了自己的床,掀开被子,热烫的胸膛贴着自己的背部躺了下来——她立刻想睁眼看看,却莫名其妙地始终处于一种睁不开眼睛也做不了大幅度动作的状态里。

    女孩子不知怎的,因为那人的气息有这淡淡的奶香而放松下来,但手里已经不自觉摸到枕头底下的小刀。而后,那人解开了她脖子上的绷带。

    “…!”

    “……抱歉。”

    声音清冷而磁性,是个男人。

    妈的居然有男人上了本小姐的床!非要宰了他不可!凯莉怒不可遏,谁料更过分的还在后头——

    那人手非常温柔地擦了擦她伤口周围,然后,他低下了头。

    他的头发似乎有些长,在低头的时候,发丝滑落在凯莉的脖子上,可那些已经不重要了——伤口上传来温热湿糯的触感让凯莉猛地一僵!

    那个、那个家伙!

    在在在在舔舔舔她脖子!?还含住了!?耍流氓吗!!!!!

    凯莉的手已经握住了刀,在她以缓慢地动作想把刀拖出来的时候,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其按了回去。

    “…你!”

    那人依旧含着她的伤口,软糯的舌来回描摹着伤口的皮肉,一丝丝疼,一丝丝痒,最后用一种有些含糊不清却更加低沉的声音说:“别动,疗伤。”

    “……”你驴我!?谁家疗伤是舔人家伤口!耍流氓也请你不要找借口好吗!你是fate系列看多了吗!?

    凯莉咬牙:“你…给我…滚下去!”她讨厌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而更讨厌的是,自己的身体被这人如此过分的接触也无法调动和警惕。

    到底是为什么……莫名的熟悉感……还是这么糟糕的事情……

    黑暗中,那人终于停止了这过分的行为,然后缓缓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说:“抱歉…这么久才找到你…”还使你受伤。

    他轻叹,下巴放在她肩膀上:“但是,最终还是找你了。凯莉。”

    男子抱紧她。在黑暗中凯莉不知道那人紫色的眼睛多么清亮而柔和。

    “……真好。”

    悲伤又欣慰的语气,莫名让凯莉一愣,心头有种酸胀感牵扯着神经,让她忽然有些悲伤。

    犹如等待了千百年的故人归来,而故人来时,已经地老天荒。

    如此喜悦,而悲伤。

    太久了啊。

    但是,也终于等到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凯莉感觉昨晚自己做了一个有些悲伤的梦,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却又记不清楚。她睁开眼睛,格瑞趴在自己的脸颊边,正在安静地蜷缩着睡觉。

    “……”它什么时候上来的?

    凯莉不想吵醒它,小心地起床后打算做早餐——来到客厅时她愣住了。

    昨夜还没来得及打扫的客厅干干净净,走进厨房后,还没有洗的碗筷也已经规规矩矩摆放好。餐桌上一杯牛奶一个三明治也已经放在那里,还有温度。

    这究竟是见鬼了还是田螺姑娘来了!?

    若说可能的话,只会是——

    凯莉冲回卧室,抄起拖鞋指着已经醒过来的格瑞,一脸警惕:“建国以后不许成精!还是说你其实是来统治地球的喵星人间谍?因为本小姐是宇宙级珍宝所以故意靠近我,故意做和田螺姑娘的事,其实图谋不轨——”

    猫儿眨了眨眼,轻轻歪头。

    “喵?”

    “……”

    凯莉选择放弃。她悻悻地放下拖鞋:“算了…既然有好处,也快要上课,本小姐得了便宜就不卖乖了…所以老实交代,到底是不是你。”

    猫儿又是歪歪头,喵一声 一脸无辜。

    “……”不管啦!凯莉小姐转身回了客厅,而格瑞在她背后轻轻地哼了一声。

    ——你这不就是在卖乖么,笨蛋。

  【tbc】
   
    这里空山文渣,是坑,感谢观看。欢迎评论探讨啦啦啦~ヽ(〃∀〃)ノ
   

“你怎么可以这样?”她嘴唇抖了抖,最终还是颤着声,背对着他轻声把这句话说出口。

她眼泪最终还是落了下来,顺着眼角,在微湿的空气里一闪而逝。

“对不起,我…我真的…”男子喏喏道:“我…曾经…真的非常喜欢你。只是、是我现在不喜欢你了。你失败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你给了我一个梦,然后把它打碎了。

“那已经是曾经了。”

“已经无足轻重,你明白吗?那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你现在,只是个失败者。”

“……”她深呼吸了很多次。

好痛,好痛——

心口不断传来撕裂一样的痛楚,她忽然想起来,她的身体本来就很差——而现在,因为难过,已经要倒下去了吗?

不可以。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事倒下去。

太可笑了……

只是很难过,怎么会痛彻心扉。

啊啊……

她死死握住一旁的扶手,撑着身体让自己不至于在那个人面前就这样倒下去。

就那样倒下去,不就是在宣告自己的失败吗?

在这种事情上,兵败如山倒?

不要紧……不要紧。

这种事情我……

“你放心。我也,不怎么喜欢你。”她咬着牙,一字一顿,确定自己没有丝毫哭腔流露出来:“所以,请你赶紧走好吗!?”

一个呼吸间,他已经迈开了步伐。

泪水,汗水随着那个人的离去一起涌了上来。她心口撕裂感不减分毫,她一点一点半跪下去,额头靠在冰冷的墙壁上,背对着世界,泪流满面。

好痛、好痛啊……

梦碎掉了。

心也会跟着碎掉吗?

痛苦一度让她指间发白,握不住栏杆。但是最终,她身体摇了摇,没有倒下去。

她慢慢弯起嘴角。泪水流进口腔,苦涩的味道让她有些想吐,更加重了失败感。

心口的痛楚又一次猛烈的袭来。

会死吗?

……不会吧…我要,努力的活下去啊。

只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打到我啊!

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情放弃生命啊!以前更痛苦的都经历过了…冷静点,然后…然后吃药…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

你不要怕。不要怕。好痛、好痛、好痛……

她泪水夺眶而出。

被否定了人生到此为止的所有意义而已,这没有关系…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还可以重来…不要放弃…不要绝望……

不要死啊,我不要死啊。

心脏啊,求求你不要再痛了。

过了很久,她很安静地靠在那里。

她觉得她已经好了很多。

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而更绝望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呢。

【……】

我不想死。
可我也不想活。
我该怎么办呢?

难过原来真的可以让人撕心裂肺的痛,在夜晚让自己以为快要痛的死去。

可是,这对于很多人而言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啊。

……

我,该怎么办呢?

天亮了。

……感情真美啊。

浪漫而超脱于世俗之上 伦理之外的感情,狂想,燃烧,怒放的爱原来这么美啊……

疯狂的,或许扭曲或许太纯粹的感情原来也可以这么美吗。

……受教啦。

灵动而诗意的爱恨风月……啊啊,怎么会才发现呢,被伦理道德压抑后缓慢释放,最后燃烧的爱情原来这么光鲜夺目,虽然如履薄冰,万丈深渊之上,但是也好美哦……

啊啊,找到了未来的新方向了——

文艺作品怎么能被自身有限的三观局限呢。

爱,真的太有意思了。

以后创作的角色,会为什么而燃烧呢。

想想就觉得,那么有趣,美丽,震撼人心。我不再恐惧挑战伦理道德。只是展现一个故事,一个结局,我为什么要局限自己呢,我只是要讲一个故事而已。

若你是玫瑰,那荆棘我何惧之有?

暑假想给自己充充电…然后目光放到了历史——

大唐。

原来这就是千年之后人们还在提起大唐,为它自豪的原因。那是…怎样一个盛世啊。它的光辉让同时代的东罗马帝国都显得黯淡。不由心生感慨,无比神往呢。

何等大气而磅礴,带着山海的力量,华夏文明的气势,东方人的胸怀而吞吐天地的辽阔。

即便是潮起潮落,颓败后又新生的我们,万里之遥的大地上都有那个时代的斑驳旧影。千年不绝的影响力,啊啊…太神奇了,为之震撼而感动。

其思想意识,女性地位,在某些方面甚至远超今天,若说百家争鸣是中华思想的巅峰,那大唐的光景就是在现实里具现化的思想。太神奇了…我甚至不能用言语形容心里这种感触,想想去年还有人大代表提议让十八岁的女孩子结婚合法减少女大学生名额,真是人心不古。

唐朝幻梦,香透长安。啊啊,这才是我的幻想乡…这么壮丽浩瀚的历史原来是我的先人的历史啊。

太好了。由衷地认为着。

大家想看什么cp的故事呢?

啥都不说了 一生黑了TUT

雨天过后的小蘑菇:

一人之下的第二季!!!!!卧槽!!!负责台词的是哪个!!!!!!!啊?????知不知道摘重点啊!!!啊???知不知道那个台词重要那个不重要啊!啊?找个小学生摘重点都比这个正确吧?!!!!你让老天师哪几个老人说话快一点我就不信!挤不出来那几个字!!!啊???有没有好好看过原作啊!!!我的天啊!!!!人设崩坏!设定崩坏!动作崩坏!脸也崩坏~对不起我他妈就不应该因为pv而提高期待值!!!就人物塑造而言!他不如第一季!至少第一季人设还是对的!!!!!制作组真的用心看过原作吗!一人之下不值得用心好好制作吗!!!绘梦你能制作出那个凸变英雄那个水平动画的团队,就不能相互交流一下已经!!!就说一人一下第二季的人设来说!你故事讲不好,人物表情细节也画不好!每个人的脸感觉特别的僵硬!明明二叔画的人物表情都很好啊!动画一点感染力都没有!人物表情很重要啊!!!人设是精细了,整完容都不能有表情了吧!!!!!还有就是角色曲!!宝宝~也总~老青~小师叔~都很好!为什么张楚岚是这种风格的角色曲!是不是对张楚岚有什么误解!如果是前几集放出来也就算了~最后放出来让我觉得违和感要爆棚了!!!张楚岚他妈的是捡的吧!好歹是男主吧!!!重视一下啊!!!

成年人如何欢度儿童节?

——成年人应该欢聚在一起,制造儿童。

双月(๑•̀ㅂ•́)و✧
https://shimo.im/docs/6Mkxx0vAF9YubhrZ
@Star Champloo _(:з」∠)_六一快乐,亲爱的——!!久等了这份双月!就是【】【】你懂的…!(*/ω\*)

哼。
哼哼。
哼哼哼。

……

…………

………………

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

┑( ̄Д  ̄)┍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我的英雄学院》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小久是本命啊啊哭着想要取得胜利竭尽所能保护别人啊啊啊这样的孩子太可爱了啊呜呜呜——
胜茶好好吃啊啊啊啊啊——
“她哪里柔弱了啊”
妈妈啊我才看英雄学院我觉得好好看啊呜呜呜——
TAT妈妈!我找到宝宝了!!!
我喜欢英雄学院!!!
热血战斗我喜!!!

大家都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果然还是想暴打反派呢_(:з」∠)_

【宫廷一角】

雷凯。片段。自创。oc预警。

女孩子拎起裙摆跳跃过长廊的白色石阶,行色匆匆地仆从只能看见一个雀跃不已的身影在严谨古老的皇宫中一闪而逝。

这已经是很常见的景象了,在这个所有人都恪守陈规的,了无生趣的地方,唯一肆意的人。

少年打了个哈欠。

“还真是努力啊——凯莉?”年轻的皇储漫不经心地靠在落地窗前,双手抱臂,挑着眉看着小姑娘。阳光透过他的额发,让那双幽紫色的双眸在光影错落间灼灼生光。

女孩子正在翩然起舞,而此时随着热烈艳治的舞曲即将进入尾声,她旋转起来,裙子摇曳仿若徐徐盛放的玫瑰。

一曲终了,她傲然一笑。

“我可从不觉得努力可耻,雷狮殿下。”凯莉将碎散下来的长发撇在而后,再敷衍了事地向这个国家的三皇子,致以优雅的礼节。她站在大殿中央,双手张开——“本小姐说过了,我将颠倒众生。”

“——是嘛。”雷狮大约因为那一刻说话的凯莉散发出凌厉妖治的气势而语气有些飘渺:“颠倒众生…你?”

少女身姿绰约,举手投足间已有绝顶舞者的雏形。她走向他,清丽明媚的面庞还带着婴儿肥。她含笑看他:“怎么?不相信?”

“不,我当然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他看着她走近,最后缓缓呼出口气,就喷在她耳朵上,声音磁性:“但是,我很想知道,我……也是众生么?魔女?”

凯莉仰头看他,与他脸贴的极近。对方能感受到彼此的体温——

“当然。”

被皇子戏称为魔女她也并不生气,理所当然地勾起他的下巴。

“你既然称呼本小姐为魔女。那么…”她嘴角上扬:“惑人的魔女怎会不让所有人为之疯魔呢。更何况…殿下你似乎……本来就是疯子吧?”

雷狮笑了。

拿开她的手,抓住手腕,他嘴唇贴上她的嘴唇,只是贴着。若即若离,浅尝辄止。

他笑道:“凯莉,我很期待…魔女会怎么让疯子倾倒呢……”

他们如此亲密,却又如此疏离。

即便是旖旎调笑也带着刀光剑影的意味。

凯莉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那么,就请拭目以待吧,雷狮。”

【end】

听说疯子魔女已经在雷凯被用烂了Σ(っ °Д °;)っ

可是我就是喜欢啊!克制不住啊!_(:з」∠)_

超带感的好吗!以上仅仅是灵光一闪的片段。不知未来有没有机会扩写成大长文……┑( ̄Д  ̄)┍不管啦,随缘。

那就……感谢观看惹!~\(≧▽≦)/~